笔趣阁 > [无限恐怖同人]涅槃 > 84、团灭?

84、团灭?

笔趣阁 www.biqugex.org,最快更新[无限恐怖同人]涅槃 !

    比起前面对团灭处境的警告,最后一句话更令郑吒焦虑万分,楚轩的心魔刚刚被抑制住,他很清楚自家军师的性子,“设法帮助”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去做,连自己的性命都随时可以搭上去,根本不会在意什么心魔不心魔。

    “不要勉强!你的心魔---”郑吒的话刚刚说了半句,却发现楚轩那边已经断了联系。

    郑吒忍不住苦笑,虽然已经是现在这种关系,楚轩还是一贯的我行我素,他想到要做的,就无论如何也要做到,他不想在乎的,就算你揪住他疯狂大喊,他也是左耳进右耳出。楚轩,如果有朝一日,我不是最强者,你也会毫不犹豫的走向你心目中的最强,转而和他联手吧,你需要的,只是能发挥出你最大布局潜力的棋子吗?——

    郑吒猛然一惊,忽然警觉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危险,这就是索伦的精神干扰么?在心灵最脆弱的缺口处挖掘黑暗、放大、导致精神崩溃——郑吒冷笑了起来,举起路西法之剑,“索伦?真可怜啊,也算是王者至尊了,却在自己的地盘上藏头缩尾的,还算是魔王吗?我看连只老鼠都不如吧!”

    这句激将虽然老土却很有效,果然面前的空间开始扭曲,浮现出了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高大身影,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竟然是《范海辛》中的德古拉伯爵!

    郑吒也不奇怪,作为轮回世界第一的强者,他所历练的,早已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了,只不过跟楚轩相比,似乎永远都有些差距而已。

    对于早已过了心魔、精神意志坚不可催的恶魔队队长,要是敢在他面前变幻出萝丽或者楚轩,那等于是送上门给他杀的。而这个伯爵虽然是敌人,却教给了郑吒许多血族秘技,郑吒在心底对他确实有些敬意和同情,所以索伦选择了幻出他的模样,来跟郑吒谈判。

    ……

    “郑吒,对心上人进行灵魂链接的滋味如何?”德古拉的笑意高贵而优雅,更带着隐约的怜悯。

    “如果他不伤害自己的话,我绝不会这么对他。”郑吒心口如被刺了一下,低声说,仿佛对自己,又仿佛对着不在面前的那个清冷身影,“他可以选择恨我,只要他不死。”

    “何必给自己找借口呢?”德古拉眉宇上扬,“郑吒啊,你跟你那个伪善的本体又有什么区别呢?你可以完全控制他,要他做什么都不会反抗,甚至可以抹去他对其他重要的人的记忆,眼中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那么你呢,如果你的妻子转生到了人世间,你会怎样对她?”郑吒冷静的反问,他所指的当然不是那三个吸血鬼新娘,而是那个令德古拉成为吸血鬼的绝世女子伊莉莎白。

    “……”德古拉沉默了一阵,又笑了起来,“我和你不同。伊莉莎白是爱我的,无论轮回多少世,她看到我的第一眼,就一定会爱上我。而楚轩根本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吧,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

    接下来的话语被纵横暴长的黑炎截断,郑吒凌厉的目光,与纯黑色的剑光吞没了他全身,“你说的没错。那么,为了这份一厢情愿,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杀了你,冲破魔戒,这样才能保护他!”

    --------------

    赵缀空默默看着眼前的场景,他优雅的微笑始终都没有变过。索伦的精神力对其他人可能威胁十足,可是对他这种先天不足,无时无刻不在心魔中抗争的人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被自己杀害的那些伙伴的容颜神情在面前放大,惊异、愤怒、悲伤等种种表情,流着血泪诅咒着他,包括他最亲的妹妹赵蕊空,以及满怀仇恨怒火的赵樱空——承担了一切,然而留给他的,只有罪孽和仇恨——

    “我该说索伦你还是对我了解不够吗?”赵缀空淡淡笑着,伸出手去,十余道银线划出,几个还在垂死挣扎的“同伴”四分五裂,“只有这么点本事?真是无趣啊,恕我失陪了。”

    那些被他割得七零八落的尸块还在脚边蠕动,似乎要把他拖进地狱深处,赵缀空却连眼睛都懒得眨一下,迈过他们,向前走去。

    走了几步,突然停下了身形。前方伫立着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就像一个人在镜子里相映的影像。

    赵缀空微微一皱眉,他知道那是他的本体,确切的说,他才是这一切恩怨缘孽的真正背负者,而自己,不过是个复制体而已。

    “你不怕我再杀她一次?你牵挂她,我可不在乎,如果我再杀她一次,再也没法复活了,你来跟我同归于尽,岂不是更好玩?”

    对面的赵缀空微笑着看着他,似乎很是赞同他的意见,眼中却是一片宁静的悲哀,寂寞如深海。

    “好吧,好吧,你很烦耶,”赵缀空笑着摇了摇头,“如果到了终战还没有其他破解小苹果心魔的办法,我就跟你合体算了。”

    说着,他毫不犹豫的迈了过去,另一个“赵缀空’如泡影般消失,他越想越好笑,忍不住弯下腰大笑起来,索伦在寻找他的精神破绽,没想到却促成了他下这个决心,自己是不是应该感谢他?

    “别笑了好不好,你明明很伤心。”一个如阳光般明朗的声音传来。

    赵缀空脸色微微一变,那个苯萝卜怎么会出现自己的精神幻境里?他先确定自己的笑容丝毫没有改变,再慢慢抬起头来,眼中带了锋锐的杀气,“出现在这里,活该你倒霉呢,罗应龙。”

    ----------------------

    “有没有人啊!这里手机都没有讯号,喂,我要投诉!”昊天第十七次大喊,旁边的罗甘道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刚想开口却意识到了什么,眼神多了几分了悟和感激。

    如果没有昊天的屡次打岔,他怕是早被之前出现的幻境迷惑控制住了心神吧,不知道敌人是怎么窥探到他内心的,那都是自己记忆中最痛苦的片段,童年好友车祸中撞得血肉模糊的面孔,那个被自己撞到的小女孩张大的水眸眼睛,以及---最后拼尽一切力量冲出机器人包围圈,却无人接援的绝望----

    “为什么帮我?”罗甘道冷冷问道。

    “因为你运气好啊。”昊天顺口回答,“帮助运气好的人,容易得到回报。这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被吸入黑暗之时,他随手扯了身边的罗甘道一把,结果两人被困在了一起。

    “我也算运气好?”罗甘道冷笑质疑。

    “一进来就得罪了恶魔队三巨头还能活下来的新人,不是运气好是什么?”

    罗甘道哑口无言,他因对楚轩出言不逊,而被恶魔队长挂在十字架上受了两天教训,之后又莫名其妙的被赵缀空拎去训练,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浑身骨头都痛;昊天悠闲的加上一句:“我听说楚轩的计划里已经把你列为重点培育对象了——别发抖啊,被楚轩注意的人在恶魔队反而活下去的几率大得多,这说明你还可以更强。”

    “我当然会更强,”罗甘道握紧了拳头,心下仇恨怒火熊熊燃烧。活着变得更强,然后回去报复中州队那些伪善者们!

    “你啊你,”昊天摇摇头,“你想当好人,可是当不了,想当坏人,可是也当不了!那些大奸大恶的人,怎么也得像我师兄亚当那样,心里算计,面子上笑的温文和蔼啊。像你这样把恨意情绪写在脸上的人,当boss还不够格。”

    不过话说回来,若非你表现得这么直接,估计恶魔队的楚轩一定会把你当成团队隐患而直接向你脑袋开一枪吧。昊天想着,揉了揉太阳穴。他是死前一瞬才被复制到恶魔队的,对楚轩杀死本体那一幕感同身受,想到就觉得脑袋有点发疼。

    罗甘道忍不住多看了昊天几眼。他和赵缀空一样,脸上常挂着微笑,不同的是,赵缀空的笑从容优雅,带着一种冰冷的杀意。而昊天的笑意却给人一种无所谓的味道,让人感觉他没有什么可挂心的。

    他对这个少年心态很是复杂,昊天在魔戒时加入中州队,性格开朗健谈,和队员们都相处得不错,分队时还担任了小队长。后来才知道他是天神队派来的卧底,自己当时一面庆幸“幸亏自己没被他害了”,一边为楚轩亲自出手杀他松了口气,不然相处这么久,看着他死终究有点不忍。

    然而过不多久,面对中州队对自己的遗弃,罗甘道发觉自己这份庆幸真的很可笑,自己不过是一个愚蠢的相信了那些伪善者许诺的白痴,结果被利用完之后就被抛弃了,昊天至少还是知道为何而死,而自己呢?

    “你恨中州队吗?”昊天微微皱眉,眼前幻境反复回放着罗甘道临死前的一幕,虽然对他无碍,但可以感觉到罗甘道的精神力极不稳定,敌人的幻境似乎能够吸收己方内心的负面情绪,不断扩大威力,如果放任继续这样下去,不但罗甘道,自己也会沉陷无法挣脱。

    “你难道不恨?”罗甘道反问。

    “我为什么要恨?”昊天的回答出乎他意料之外,“中州队对本体的我不错啊,暴露身份之后也没受虐待,死得也没什么痛苦,”他下半句没说出来,“你是因为真的相信了他们的理想,把他们当成伙伴,隐隐期待着传奇中的生死相托,事发后才觉得被背叛吧!”

    可惜,那么纯白的理想不属于你这个灰色的小人物。也许恶魔队冷酷却直接的生存法则更适合你的成长。

    如果仇恨能让你强大,那么就恨吧!不过我估计等到真正变强之后,你就发觉仇恨太无聊了。这样想着,昊天叹了口气,“只是有点不甘心,亚当还以为我先背叛的他,以后见面也要打生打死了——其实他拉我进轮回世界又安什么好心了——安啦,我的念动力可以形成防御罩,只要你自己不发疯就没事,好不容易多了条命来到恶魔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中州队等闲也灭不了——”

    罗甘道不去理会他的絮叨,试着将心情冷静下来,寻找突破口,突然发现眼前幻境里,关于昊天的影子都是一掠而过,模糊而迅速,几乎看不清楚什么内容,问道,“你是怎么防御住索伦的精神攻击的?”

    “因为——我并没什么特别在意的啊,”昊天懒洋洋的道:“我从小被寄养在国外的特工人员那里,从记事起就在不断的搬家,换的养父母都多得说不清了,如果跟谁接近,那一定是要窃取情报,”他摊开手,“就算索伦,也找不到我真正在意过的物事,如何能打击得了我?”

    罗甘道愣了一愣,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面前这个笑得天真开朗的少年,从小作为国家间谍被培养,周游世界窃取情报,后来结识了亚当,组成了“神仙盗贼团”。他从不消沉,随心所欲的享受着尘世间的种种乐趣,然而心底却没什么真正在乎的,包括他自己的生死。

    似乎因为天性的乐观随意,亚当的利用也好,楚轩的算计也好,他都不在乎,然而乐观不过是另一种变相的冷漠。拥有这样的天性,该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

    这两个来自中州队的新人暂时自保没问题——楚轩通过封神榜做出判断。昊天是他在现实世界就知道的强者,作为第二代基因改造人,有这样的本领不足为奇。然而罗甘道这个新人,进入恶魔队已经开了第二阶基因锁,训练中更隐隐有突破第三阶的趋势,可谓潜力惊人,甚至超越了一干老队员。

    看来中州队队员的实力果然了得,这就是所谓的主角气运么----楚轩将这个念头暂且压下,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给郑吒提供帮助,自己需要帮手,才能突破魔戒索伦的空间。队员中汤姆和铭烟薇还能勉强坚持一会儿,素金达、哈迪德情况不妙,已接近崩溃,其他人更别指望,看来只有-----

    “联系赵缀空。”楚轩冷静命令道。

    ----------------------

    一出手赵缀空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幻境里映出的是自己的心灵破绽,而他意识里明明清楚罗应龙修炼出了元婴,就算毁灭了肉身也不会死,还费这个事干什么?

    果然,已经是第七次将眼前这个愣头青斩成碎片了,罗应龙的身形却像变形小强一样扭曲、整合,以一张大大的欠揍笑脸,重现在他面前,“你答应和我交往了?在最后一战等我吧!……”

    赵缀空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这种情境之下,他不可能再欺骗自己,正是因为心中有所期待,才会在幻境中跟他纠缠不清。可笑,自己心底竟然真的会把他的话当成希望?

    “赵缀空。”清冷如水的声音响在他心底,赵缀空一皱眉,“楚轩,你在哪里?”

    “我以封神榜给你指引,你心灵之光是空间系技能,应该可以破开索伦的阻隔与我会合。”

    “好。”赵缀空干脆应道,楚轩语气平静,他却可以感应到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可罗应龙的幻像始终在他身前挡着,无论他用什么步法,竟然总是跟他迎头撞上。

    匕首的光芒一次又一次将他的身影击碎,然而罗应龙的手一次又一次固执的伸过来,到最后赵缀空都有些烦躁了,退后两步,冷冷的望着这个白痴家伙。

    主神安排的这一关心灵考验,对自己倒有些意外的作用,让他认清了自己的道路。没错,黑暗中的心灵都向往着阳光,可是他最终依然逃不开记忆中的那份宿命。就算寻找自己的幸福,也必须等到赵樱空安然无恙之后。

    “你这个傻瓜,”赵缀空放下匕首,低笑起来,“让小苹果可以活下去,是赵缀空一定要做的事情,即使我是个复制体,你懂了没有?不要再来烦我---”

    “好吧,我答应你,如果最终战后还能活下去的话,我给你一次机会——”

    话音未了,赵缀空不再看他,左手虚划,殷红如血的心灵之光暴长,如一枚流火的星辰笼罩了身周十丈之地,整个人从当地消失……